你好,歡迎來到資源強制回收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登陸
關閉窗口
聚焦資訊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 > 聚焦資訊 >

原誠寅:打造開放平臺 注重共性技術研究 孵化企業導向產業

發布時間:2020-10-28 15:37:43   來源:中國汽車報    瀏覽次數:

10月22日,2020國際先進車用材料創新應用峰會在山東省淄博市召開,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總經理原誠寅現場接受了《中國汽車報》記者的專訪。本次峰會的主題是:新技術、新材料、新業態、新模式。整個采訪過程中,原誠寅沒有一句辛苦的感慨,但記者從話音中聽出了不容易,新能源汽車是新生事物,沒有現成的路可走,一切都要靠創新,創新中心搭建起創新平臺已屬不易,還要精心孵化項目,并讓它發揮效能,保姆與紅娘的角色都擔當了。

   

  盡管電動汽車誕生時間早于燃油汽車,燃油汽車卻大行于市,技術的先進性、經濟性及便利性等因素疊加在一起,在早期的競爭中,電動汽車可以說完敗于燃油汽車。上世紀,約翰·B·古迪納夫、M·斯坦利·威廷漢和吉野彰在電池領域的創新,最終帶來了電動汽車的量產及商業化。然而,鋰電池還有很多不足,續駛里程、充電時間、安全性等問題都不容忽視,必須研發出新技術克服這些難題。100多年前電動汽車即誕生了,直到最近幾十年才商業化量產,足見電池技術取得突破多么不容易。

  新技術是一個泛概念,在新能源汽車領域,燃料電池、固態電池、無鈷電池等都在進行研發,這么龐大的體系,國創中心有那么研發人員及資金兼顧嗎?

  原誠寅說:“國創中心是一家國家級技術創新中心,我們關心的首先是技術,創新的技術。技術體系有很多,我們只關注前沿共性關鍵技術,下游的產品技術由各個企業自己去研發?!?/span>

  這些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多次提及加強基礎研究和前沿共性關鍵技術攻關,可見它們對我國產業發展多么重要。但是,我國基礎研究和前沿共性關鍵技術攻關取得了一些突破,但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,原因在哪里?

  原誠寅說:“創新是一個試錯的過程,現有的體制對創新有一定的束縛。美國的硅谷、以色列、歐洲的創新工作做得比較好,一個突出特點是開放的體制。國創中心就是一塊試驗田,我們定義為一個創新性的組織,從技術創新、體制創新,到管理創新,到人才體制的創新?!?/span>

  在新能源汽車發展過程中,僅靠個別企業的單打獨斗顯然不可取,需要凝聚多方的合力才能取得良好效果,也符合當今世界協作共贏的發展趨勢。國內曾出現不少諸如平臺和聯盟的組織,有些組織成立時轟轟烈烈,然而多年來始終未見創新技術、成果亮相。有些組織偏離了當初成立的初衷,后來難覓足跡。國創中心作為新成立的組織,如何避免以前的窘境?

  原誠寅認為,我國對外開放引入了負面清單制度,規定哪些領域不可碰。在國創中心的發展過程中也可以借鑒負面清單制度?!耙幎▏鴦撝行牟荒茏鍪裁?,比如,不應該放貸,不應該做財務方面的東西,不應該做房地產等,除此之外,不要約束國創中心做什么,圍繞創新在清單之外的領域都可以嘗試。如此就把創新的空間打開了,也能夠容許出錯,人才的激勵機制也可以更加靈活?!?/span>

  以往國內確實有一些對創新出錯的項目橫挑鼻子豎挑眼的現象,以至于有些科研人員為了少犯錯,往往選擇最保險的方式。然而,創新是一個試錯的過程,這樣必然會產生嚴重的矛盾沖突。

  創新需要勇于探索,一旦出現錯誤將會造成一定的損失,如何才能在探索中既取得成效,又讓出錯造成的損失最低化,這是許多人關心的問題。對此,原誠寅也有自己認識。我國有不少企業和機構在從事創新研發,比如,幾大汽車集團、中科院、清華大學等,但是,這些企業和機構的體系都很龐大,在創新過程中,也并不可能一帆風順,或者說百分百的正確。而國創中心是一個創新型組織,在創新上一旦出錯,需要各方面的理解和包容?!凹幢銍鴦撝行某霈F了某些失敗,我的經驗教訓會幫到很多企業和機構,避免他們再犯同樣的錯誤?!痹\寅說。

  人才是創新的關鍵,如何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、發揮人才的積極性成為許多研發機構都必須面對的共同問題,國創中心運用企業運作方式激勵人才。原誠寅說:“創新體系最有價值的是人,一定要用市場化的機制激勵人,國創中心是企業,與以往很多研發機構是事業單位有很大的不同,作為企業,國創中心雖然也關注收入和利潤,但是不以盈利為最高目標?!?/span>

  有些組織在發展過程中難有起色,一個重要原因是,共建組織的成員秉持封閉態度,等待其他成員分享成果。然而,國創中心是一個開放的平臺。原誠寅說:“國創中心秉持開放性原則,幫助行業融合溝通,在信息上共享,在資源上的開放,在人才上的開放,我們希望跟國創合作的組織都充滿希望,看到收益。在合作中,如果一個成員吃了虧,另一個成員占了便宜,這種合作不能長久?!?/span>

   

  開放的平臺在互聯網行業已顯示出巨大的威力,阿里巴巴,騰訊、百度等IT巨頭都依靠開放平臺攻城掠地,任何符合條件的企業都可以利用他們的平臺銷售產品、發布信息,這些平臺也成為廣大消費者樂意獲取信息的渠道。然而,新能源汽車在開放平臺方面,比互聯網企業有較大的差距。原誠寅說:“國創中心有‘9+4’計劃,比如開放開源驗證平臺,不少汽車企業拿到新技術,這些新技術沒有用過,成本如何?風險如何?國創中心的平臺幫助實現整車發展,汽車企業做工程開發,不用做基礎的評價了。對于零部件企業來說,只要有足夠的公信力,大家就會認同,比如說防PM2.5的空調,或者新型的線控底盤等?!?/span>

  合力創新是國創中心的一項重要工作,不僅凝聚企業和機構的力量,也要充分發揮地主的產業優勢,成立2年多來,國創中心已做了一些工作,在西安建立動力電池創新平臺,在淄博建立新材料輕量化創新平臺。原誠寅說:“我們跟地方政府有‘政產學研用資創’七位一體的合作模式。在地方建立一個共性的服務平臺,有些基礎技術,在這個方向上的企業都能用;幫助建立評價驗證體系,每個企業不用重復建立自己的評價體系,降低企業的成本;在共性服務平臺上培養研發人員;在當地建一個孵化園、創新園,既可以利用好前端的人才,同時把孵化的項目引到園區,形成落地;與地方政府共同做一個產業基金,引進國際上成熟的企業,也叫“交鑰匙工程”,緊跟著孵化拉力賽培養出來一批創新企業成長起來,最終提升區域的整體競爭力。

  創新企業的成長過程比較漫長,國創中心清醒地知道自己定位于哪個階段,不會大包大攬。原誠寅說:“我們嘗試做基金,跟金融創投平臺結合,按照技術成熟度分為1~9級,1~3級處于概念、想法階段,國創中心注重4~7級,幫助孵化企業架起從技術鏈到產業鏈的橋梁,8~9級屬于大規模量產前的確認?!?/span>

  國創中心成立2年多來,外部孵化了三個團隊,內部孵化剛起動,與外部孵化有所不同的是采用了虛擬合伙人制度。國創中心已申報了100多個發明專利,參與20多項標準編制,在首屆創新接力賽中孵化了10個燃料電池產業項目,成功了8個。

  國創中心建立的平臺都較活躍,比如,知識產權的平臺在線上運營了幾個月了,還有40多個專家回答問題。原誠寅說:“好多技術太新了,需要幫助推廣技術,國創中心做線上的培訓和答疑?!?/span>

  產業孵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在孵化的過程中還會遇到很多問題,國創中心開放依靠平臺做好服務工作,并把孵化成果導向產業化。原誠寅說:“孵化拉力賽的項目引到園區,形成落地,可能三五年后看到結果?!?/span>


dota2忘记电竞账号